首頁 >理道智慧 >理道說案 >會計分手卻不體面,大家都坐牢里面

會計分手卻不體面,大家都坐牢里面

小編最近挖到一篇八卦味十足的案例,會計和企業說分手,索要分手封口費不成,檢察院一紙公訴就把自己和總經理關牢里了。一頓操作猛如虎,快隨小編來看看。

 

事情發生在20143月至201612月,代會計已經在味道公司擔任了近2年的財務負責人,入職前味道公司鄭總經理曾經口頭答應給每年3萬元的封口費。誰知

 

代會計一分也沒收到封口費,甩手不干了,在20161月提出離職,一怒之下向人社局提交申請行政調解,調解期間還以公司財務存在問題相威脅,多次找到公司領導,要求支付2014年和2015年共6萬的封口費。公司逼不得已,在20162月給了封口費還簽了保密協議。

分手封口費封什么口?原來在代會計任職期間,味道公司合計虛開農產品收購金額約5208萬元,抵扣增值稅稅款約778萬元!而鄭總經理通過多付供應方貨款再將差額轉入個人卡的方式,侵占公司資金約1051.6萬元。

事情鬧大了,總該引起稅務機關的關注了。

 

經稽查局依法調查后,稅務機關出具《稅務處理決定書》,要求味道公司補交增值稅約790萬元(含購買車輛未轉出進項稅額導致少繳的稅款)補交企業所得稅501萬元。

因涉嫌虛開入刑,檢察院也介入調查,查出結果后一紙公訴指控味道公司、鄭總經理、代會計犯虛開抵扣稅款發票罪,鄭總經理犯職務侵占罪、代會計犯敲詐勒索罪。

 

對簿公堂,婆說婆有理,公說公有理,大家都辯稱自己沒有罪。

味道公司辯稱讓供應商虛開發票,多抵扣進項并不是公司集體研究決定,也未經過董事會或股東會決議,是法定代表人及總經理鄭總經理個人決策,多支付給供應商資金的利益歸屬于鄭總經理,不構成單位犯罪。

鄭總經理辯稱自己不是經辦人也不是主管人員,沒有指使代會計虛開稅票,不應追究責任。

代會計辯稱自己20161月已離職,離職前不是公司財務負責人,開票行為未完全參與,公司未對其分配任務及工作。

 

但是,涉訴的三方均以各種理由否認自己的虛開稅票的責任,有用嗎?

 

法院告訴我們這是沒用的!給出以下理由:

 

味道公司在虛開具有抵扣增值稅稅款功能的發票中,是直接受益人,不能逃脫責任。

鄭總經理在此期間是味道公司的法定代表人、執行董事、總經理,負責該公司的全面工作,應當對被告單位虛開抵扣稅款發票承擔直接的主管責任。

代會計是味道公司財務部門實際負責人兼會計,不但接收、參與味道公司虛開具有抵扣增值稅稅款功能的農產品收購發票,還將公司所有虛開的農產品收購發票向稅務部門申報,并已抵扣公司應上繳的增值稅稅款,應當承擔其直接責任人員的責任。

一審結果:

1、鄭總經理犯職務侵占罪與代會計犯敲詐勒索罪均事實不清,證據不足,不予認定;

2、鄭總經理犯虛開抵扣稅款發票罪,判有期徒刑十一年;代會計犯虛開抵扣稅款發票罪,判處有期徒刑四年;味道公司犯虛開抵扣稅款發票罪,判處罰金人民幣8萬元,沒收違法所得約778萬元。

鄭總經理、代會計及味道公司不服上訴,二審結果:

1、維持鄭總經理、味道公司的一審判決;

2、鑒于代會計在二審期間的立功表現,重新量刑,撤銷一審判決,改判有期徒刑三年六個月。

 

 

事情的結果是由不同的原因導致的,如果做了不好的事肯定會有報應的。財務人員別想著離職就萬事大吉,公司也別想給足夠的封口費就萬事大吉。一旦檢察院公訴指控虛開抵扣稅款發票罪,誰也難逃其責。

那財務人員離職怎么辦?請看理道前期文章:財務人員離職,如何和平分手?

猛龙传奇网赌